返回首页
访谈-独家

颜政:放下符号

2011-12-28 14:19:31   来源:中华建筑报  作者:马生泓   发表评论

简介:颜政,一名由服装设计转向室内空间设计的女子,在这个圈子里也有了十几年的经历。深圳大梅沙,一个阳光充足的中午,她和我说:“还是打开窗帘,让阳光透进来些吧,我们也好看着海面谈话。”

\

  颜政

  深圳市梓人环境设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高级室内设计师;法国国立工艺学院设计管理硕士

  她是一位有着良好服务意识的设计师,赢得了众多建设方及业主的信任,多从建设方的角度出发,具有把作品个性与业主需要结合得较为出色的综合能力。

  她设计主持过的项目范围广泛,注重完整空间中的细节探索,强调作品个性与精致的深度表达。

  她是深圳唯一一位蝉联四届“深圳市最佳设计师”的女性设计师;2009年度被中国建筑装饰协会评为“当代最受尊敬的杰出设计师”;她设计的众多案例曾多次获得国内与国际室内设计金奖及佳作奖。

  颜政,一名由服装设计转向室内空间设计的女子,在这个圈子里也有了十几年的经历。深圳大梅沙,一个阳光充足的中午,她和我说:“还是打开窗帘,让阳光透进来些吧,我们也好看着海面谈话。”

  她热爱这个行业,原因是设计者可以为他人创造感受——起初只是一个形式,到一定的时候,“你会希望素未谋面的受众在空间里发生一种心理活动,或者温润,或者激动”,总之有多种触及心灵的可能。所有围绕这种心理变化而营造的气氛,看似感性,实则是一个理性综合统筹的过程,而手法、材料、方式其实都不重要。

  感受和给予感受,肯定是设计的最终目的。

  记者:感受和给予感受,是空间设计的要诀吗?

  颜政:是不是要诀,很难说,但肯定是设计的最终目的。设计者的内心应该是很有诗意的,在内心有着一定的人文情怀,通过一定的方式很好地释放。身在中国室内设计行业十几年,我认为现在正是行业逐步步入佳境的时期。但如果和国外同行相较量,我们的设计者还是缺乏抒情和浪漫。如果时光回溯到上世纪的三四十年代,或者更早,你会发现其实有一些群体早有高端室内设计的体验。

  中国传统上有很优雅的东西,曾经有最适合产生贵族的社会结构形态。你看以前中国人吃饭用的器皿,单就一个装饭的箪笥,依据调羹、筷子、碗碟的常规尺度在小小的空间里就会划分出许多合理的收纳功能,由此可以想象,当时生活的精致程度。这须要生活在一种雍容的状态下,要有良好的物质支撑才可以做到。纵览中国或世界,你会发现室内设计最好的年代都是社会经济物质最繁荣的时代,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是统治阶层崇尚建筑艺术,例如18世纪的法国,抑或同时期处于明代的中国。

  目前对于我们的许多创意,国内深加工的支持还是很有限的。

  记者:你认为现在是室内设计发展的最好时候吗?为什么国内室内设计并不先进?

  颜政:对,我很看好这个时候行业的发展。中国社会发展平稳,没有战争,没有政治运动,好的室内设计需要这样的土壤。但有一点不足,国内在一定的时间内还不能出现非常优秀的室内设计师,原因是配合室内设计的深加工生产链条还不成熟。

  如果在意大利,设计者有一个灯的创意,有很多厂家能帮他实现这个想法,因为厂家有很好的工艺设计师。目前对于我们的许多创意,国内深加工的支持还是很有限的。

  记者:这就好比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在珠三角一代,做加工的厂家很多,但是干的都是贴牌的活,在很多产品上,我们还缺乏设计;另外一方面,即使设计师出了作品,要把它变成批量生产的产品,还很困难。

  颜政:任何一个产业,当它开始走向成熟的时候,或者当这个产业拥有很强的话语权的时候,它一定会有级别分化。比如电视机,最早的时候只有几种式样,9寸的黑白的,即使有钱也只能买这样的,那时候没有什么高低档次之分。但是当电视产业很成熟的时候,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有的电视机用非常少的钱就可以买到,但也有一台电视机卖到十几万的。这就意味着市场愿意或者说有能力为更深入的技术买单。

  现在很多加工商不是不愿意面对技术的创新,他们也在积极地寻求突破的方向。早在几年前,看了德国、法国所展览的布艺产品,感觉很漂亮,而现在我们国内好的布艺产品和它们几乎没有差距了。如何应用创新,要看市场的反应,好的设计师对客户有良好的引导力,但不是每次都能一蹴而就的。培养客户或潜在的市场,常常需要在前期放下赚钱的想法,有那么一两个案子就是为了让客人去体会的,毕竟不是所有的客人都能一下明白好东西究竟是怎样的好法。中国的甲方自身成长得也很快。

  作为室内设计机构,如果想让行业市场在未来更快地成长,就要在现阶段牺牲掉一些利润,以便在实际中让客户看到产品、用到产品、触摸感受到产品。而已经有所认知的客户,对此会起到一个口碑的作用。

  记者:就你所经历的项目,国内的产品用得多?还是国外的产品用得多?

  颜政:私宅类国外高端产品比较多,像BACCARAT、DEMAJO的水晶吊灯,MASTRE的五金洁具等等。公共项目大部分还是国内的产品,但也大多是OEM的产品(设计还是国外的创意)。这要看甲方的需求。

  任何一个设计都是有制约的,有时是经济的,有时是深加工技术的配合。设计者要有很强的动手能力,能够参与或亲自去发展一个创意,每个设计都会有个底限。在我看来,一个设计如果达不到设想中的完整,就谈不上是一个作品。所以我们一般选择的甲方是,至少有意愿和能力使得设计完整。

  有时候我们需要放下对时尚材料和工艺的崇拜,真正的的奢华是设计者对使用者内心的关照。

  记者:如何使设计达到完整?

  颜政:我们看一个空间的时候,要清楚地知道使用者的内心需要何种方式的表达。空间的语言有一些地方须要明媚,而有一些地方则要阴柔,明媚的、阴柔的各用什么东西来做呢?这个时候也许仅扔一把花在那儿即可。然后这个空间还需要一种调子,这个调子用什么来做?也许木头可以实现,也许石头也可以,或者一个清脆的东西也行,那就拿来一个水晶玻璃的盘子吧。

  以终为始,在开始动手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要表现什么,清楚地知道使用者的内心需要什么。空间的意境和格局了然于胸,先有一个完整的感性,再像庖丁解牛那样,理性地分析构成情感触动的氛围,动线和主景都是为了配合使用者某种内心的起伏而巧妙安排的。这是一个完整的过程,首先是建筑的格局、比例、光线、景观,其次是室内的装饰,都应该是一体化的,在这些问题面前,几乎无法把它们割裂开来。

  这有点像拍电影,导演希望观众在某个场景哭起来,演员的表演、氛围的营造、音乐的背景都是冲着这个目的的,其实过程非常的专业和理性,但表现出来的东西很接近真实的生活,所以给人以很自然的感觉。这是一个浑然一体的感受,设计即是如此,你无法说得清楚空间独特的质感到底是由木头,还是由石头,或是由那一簇花独自来完成的。我想设计师要表现的最基本的东西,就是情感的状态,把状态搞清楚了之后,用哪种材料就看材料的属性特征。当然,还有重要的一点是,要考虑经济的因素。

  我们要忠实于内心的感受,经典的都是撼动人心的那部分,就像一首好歌,歌词不一定能听得懂,但人们会深深地记住优美的旋律,好的室内设计里也应该有这种永恒的东西。

  有的时候我们需要放下对材料的崇拜、对工艺的崇拜,心里需要什么就用一个适合的技术去做。我想在这一点上,中国的室内设计师现在做得越来越好了,尽管我们还做不到像国际大师那样的境界,但一定要放下符号,关照人的心灵。

  前几天我看了一个房子,很受感动。在一个很简单的房间里,设计师把石头凿出了细腻的小米粒状的颗粒;所有的墙壁没用涂料,裸露的是墙体的本色;然后是一棵树、一张桌子,似乎什么都没有,又似乎什么都有了。这就是空间所传递的情感的魅力,至少打动了我。

  有时候我们做室内,恨不得把知道的材料都用上去,想做的很多,总怕自己没有把某一种造型或者形式做进去而使得客户感觉不够奢华。实际上最重要的奢华是设计者对使用者内心的关照。

  为什么那个房子做得那么简单?因为房子是在深圳万象商厦的顶层,下面是非常热闹的商业区,顶层一览无余:一边是整个深圳非常广阔的城市风景天际线,一边是香港的山山水水,就像中国的写意画一样看不到头。在这样一个喧闹的城市里,设计师让你看到一个如此干净的田园意境,当然内心是有所感触的。

  对于这样一个地段的空间,最值钱的东西不是你的房子,而是强烈的反差所带来的触动。那个时候做室内设计的那个人的内心一定是很真实的,因为真实才知道别的一切东西都是为这个景致而服务的。他心中有这样的意境,因此也才出现了很理性的空间安排——不为奢华而做。

  我再打个比方:今天你碰到一个人,他穿的衣服真漂亮,引得你不由得多看几眼这件衣服。过后你发现,衣服是很漂亮,但你对这个人的综合印象却一点都不深,你记忆中最强烈的部分还是他的那身衣服。我感觉这一点都不好,我想要的是,这个人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不管衣服是怎么样,都应该是服务于他这个人,我已经忘了他穿的什么,但就是感觉特别好。我想这就是设计的最高境界。

  有时候我们需要放下对时尚材料和工艺的崇拜,真正的的奢华是设计者对使用者内心的关照。

上一页1 2 下一页

分享到:
责任编辑:xfsu

最新5条评论

当前共有0人发表了评论.
images/comment.gif
验证码:
联系方式

在线咨询

建筑师设计草图也可以拍卖了
2012年保利秋拍特别开设了中国著名建筑师设计草
城市里伤不起的雷人建筑
“造景风”在各地蔓延,秋裤楼、比基尼楼、三个蛋
中国城市的“宜居情结”
宜居之风蔓延至我国各大城市,宜居城市的标准为何

更多

大连“花瓣状”图书馆
Architects Collective在大连设计的新图书馆旨在成为当地社
中国盐城文化艺术中心
盐城文化中心延续了CCDI对文化建筑的一贯思索,在尺度处理上也
“海市蜃楼”香港纯白教堂
这座海岸线边上的纯白色教堂是由Danny Cheng Interiors设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