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访谈-独家

胡绍学:新思维决定新出路

2012-03-02 11:51:52   来源:中华建筑报  作者:张鑫莲 文 李忠民 图   发表评论

简介:在这一系列国家级建筑或一线城市标志性建筑身上,为何看不到中国建筑师的影子?在重大建筑工程设计招标中,中国建筑师为何屡次折戟沉沙、功败垂成?带着这些疑问,记者专访了设计大师、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前院长胡绍学。

\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原院长 胡绍学

  鸟巢的设计方案出自瑞士建筑师赫尔佐格和德梅隆之手,荷兰的雷姆·库哈斯设计了中央电视台新址大楼,法国建筑师保罗·安德鲁的作品在国家大剧院众多设计方案中最终胜出……

  在这一系列国家级建筑或一线城市标志性建筑身上,为何看不到中国建筑师的影子?在重大建筑工程设计招标中,中国建筑师为何屡次折戟沉沙、功败垂成?带着这些疑问,记者专访了设计大师、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前院长胡绍学。

  谈及中国建筑设计界的现状,胡绍学扼腕叹息。他满怀忧思地告诉记者,高端建筑市场上90%的设计项目都被国外建筑师拿走了,尤其是主要的标志性建筑,几乎被外国建筑师包揽了。胡绍学和他所在的团队参与过国家大剧院、2008年北京奥运会主场馆等标志性建筑的设计竞标,但屡次功败垂成,到最后阶段被迫出局。

  胡绍学总结道:“问题在于国内的建筑师缺乏设计新思维。”

  中外交锋  思维新者胜

  胡绍学说,我国本土的建筑师在走过了几十年曲折的创作道路后,近20年来,创作思想已有所变化和解放。特别是年轻一代的建筑师,努力与国际接轨,学习外国先进设计理念和经验,也取得了不少有益的成果。但是总体来讲,相当多的建筑师还未达到自由创作和自主创新的境界,在创作方向上还存在困惑,对一些新的设计思维和新的建筑形式还缺乏深层次的理解和分析,缺乏独立见解和原创精神。

  另外,当今社会存在一些文化心理缺陷,如急功近利、浮躁心态滥觞等。同时,在一些领导、开发商、普通民众和部分建筑师的思想观念中,盲目崇洋意识和固有的传统偏见同时存在,也助长了当前建筑创作中的两种风气:一种是盲目照搬,模仿外国的时尚形式;另一种是动辄打着“弘扬民族传统文化,体现地域特色”的旗号,实质上走怀旧复古路线。

  近几年,国内一些建筑师要么盲目抄袭,要么照搬过去,要么不知所措,转变设计思维方式已迫在眉睫。

  我国建筑师的设计方案为何屡屡在国际竞标中落选?胡绍学分析说,问题不在设计技巧和设计师形象思维上,而是出在设计思维上。也就是说,国内建筑师缺乏设计新思维。

  许多外国建筑师恰恰是凭借设计新思维胜出的。在许多国家级重大项目或城市标志性建筑的国际设计竞赛中,如国家大剧院、2008年北京奥运会主体育场、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首都博物馆、广州会展中心、上海虹桥交通枢纽中心等,国内的建筑师都做得很认真、很辛苦,设计水平也不差,几乎所有的项目都有国内建筑师进入决赛阶段,但最后总是差那么一点儿,最终被判定出局。

  “我们输在哪里?答案是思维不新!我们总是做不到设计创意上的突破。如果按设计任务书上写明的条件或甲方提出的要与周边建筑风格相协调之类的要求设计,那还能有什么创新?综观许多国际知名建筑师,他们的设计作品都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创意。”胡绍学感慨道。

  胡绍学向记者介绍了国家大剧院的设计过程。当时的设计要求是:一看就是剧院,一看就是北京的,一看就是中国的。当时,国内的建筑师被这个框架限制了,而保罗·安德鲁却认为,规划设计条件不合理,提出要把国家大剧院的建筑红线从长安街向南移100米。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对的。正是由于国家大剧院从原来的北侧红线南移了100米,才有条件打造剧院正面富有浪漫气息的外部空间,同时减小了剧院形体对天安门建筑群的影响。

  有一次,胡绍学和保罗·安德鲁前往中国驻法国大使馆拜会时任中国驻法国大使吴建民。保罗·安德鲁说,千万别提国家大剧院与天安门广场建筑群风格是否协调的事。他认为,要创新就要突破历史传统。

  “保罗·安德鲁和国内的建筑师从一开始思维方式就不同。我们国内的建筑师缺乏打破常规模式、突破既定思维的勇气,习惯戴着镣铐跳舞。保罗·安德鲁这种逆向思维给他带来了福音,而逆向思维恰恰是国人最缺乏的。”胡绍学表示。

  新时代呼唤新思维

  胡绍学说,什么叫思维?就建筑创作而言,思维是一种创作思路,属于方法论层次的。人们通常习惯讲理念,但理念不同于思维。理念的英文是idea,思维的英文是thinking。从哲学上讲,黑格尔说的理念是追求的终极目标,是精神层面的东西。理念实际上是一种诉求、愿望、期待的目标,确切地说是一种文化诉求、技术诉求、社会文化心理诉求乃至政治(政策)诉求。而设计思维属于设计方法、设计思路层面的东西,它引导设计者从何处着手,往哪个方向去,按什么套路创作。

  胡绍学向记者介绍道,他所讲的新思维并不是设计的新理念,也不是具体的图像创意问题,而是在设计之前怎样思考、设计往哪个方向走的问题。

  譬如说,在拿到设计任务书、知道规划条件后,怎样解读设计任务书和规划条件?是专心研究如何满足规划条件和设计任务书的要求,还是用一种逆向思维的方式,首先思考一下规划条件和设计任务书是否合理,是否会限制设计创意,从而大胆地予以怀疑?这就是一种新的思维方式。

  比如,建筑追求以人为本、可持续发展和绿色环保,提出弘扬传统文化、体现地域特色等理念,其实这些理念都是一种诉求和良好的愿望。至于这些具有普世性的原则,任何一项设计都应努力做到。这些理念可以用来评价一个建筑师的水平,但是与设计的创新并无直接的因果关系。理念没有过时一说,永远是正确的,但是思维却受时代影响。

  进入21世纪,在全世界范围内,时代的主流是求新、求变、求知、求乐。当今的时代精神是什么?是变革。奥巴马竞选成功得益于求变,他的口号是change(改变)。在我国,创新也是时代主题,在建筑创作领域也不例外。

  在胡绍学看来,顺应时代发展趋势、能体现时代精神的思维模式才称得上新思维。他认为,新思维应具有三大要点:能反映时代精神,符合时代主旋律;对传统的设计思维大胆怀疑,必要时予以彻底摈弃;对既有的各种设计思维取其精华,择之为用。

  新思维孕育新建筑

  胡绍学向记者介绍了他对100年来国际建筑设计思潮发展演变的思考。他认为,当前国际建筑设计多元化时代的设计思维可以概括为:非线性思维、超三维空间理论、“表皮理论”、逆向思维。

  逆向思维引发了建筑设计革命,打破了安全感、格式塔心理惯例,对传统构图理论进行了突破或解构,将过去的平衡、对称、图像思维模式全部颠覆。逆向思维的代表人物是扎哈·哈迪德和设计了中央电视台新址大楼的雷姆·库哈斯。

  中央电视台新址大楼是一个运用非线性建筑新思维的典型例子。胡绍学给记者分析说:“首先,你能看到这座建筑上有明确的横平竖直吗?你能用简洁的语言加以描述吗?你能从中发现线性的规律吗?不能!这是一个倾斜的体块的组合,组合的方式也不是叠加或稳定的。其次,在被斜线交织的网络覆盖的墙面上,你无法确定哪里是实的墙,也无法分辨哪里是虚的墙。建筑底面和侧面都被网络联系成整体,不能武断地分离。再其次,所有体块和折线之间没有确定的比例关系,找不到内在的关联性。最后,建筑的体量不稳定,具有很强的运动感,但是没有明确的方向。交织的斜线或长或短,倾斜角度也不确定,它们游走在建筑表面,或连续或断裂,充满了冲突和无序感。”

  在建筑中,功能和形式是一对相互作用的矛盾体。过去,所有的建筑都源于形式;到了20世纪20年代,现代主义出现后,功能成为一切的主导,以功能为主导、形式追随功能的一元论思维成为主流;到20世纪60年代,一元论思维被彻底打破,形成了二元论。日本建筑理论家川崎清明确提出:“功能就是功能,形式就是形式,两者之间没有主从关系。”

  二元论认为,功能和形式具有各自独立的主体地位,结构、技术、地理、气候、文化等其他元素也一样。在某种特殊情况下,任何一种元素都可能上升到与功能这个元素并驾齐驱的地位,也可能对建筑形式起决定性作用。这种多元论实质上就是二元论,它的指导意义在于,在建筑设计过程中,建筑师不必拘泥于从功能出发或者从形式出发,而是可以从不同的切入点开始构思,然后综合其他不同的影响因素,得到一个方案。

  胡绍学说,二元论关于功能和形式的定位直接催生了“表皮理论”(功能与形式分离后,形式可以独立于功能存在,建筑形成了不同形式的“表皮”),鸟巢、水立方、国家大剧院等都是这一理论的产物。

  新建筑魅力无穷

  “在新建筑思维指导下形成的新颖建筑形式,不仅令人耳目一新,有时还能产生巨大的社会效应和经济效应。”胡绍学说。

  弗兰克·盖里设计的西班牙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因为外形奇异,每年都会吸引300万旅游者前往参观。旅游业救活了萧条的毕尔巴鄂市,用当地人的话说,“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救活了一座城市”。

  胡绍学感叹道:“如今,鸟巢已经成为北京市一大旅游景点。但是,如果不是现在的鸟巢,而是一座也很现代化但形式比较普通的奥运场馆,能有如此大的吸引力吗?”

  “前几年我参观了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主场馆和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主体育场,因为外形没有特色,这两座体育场都是门可罗雀、寂寞荒凉,一派萧条景象。”胡绍学说。

  “鸟巢的例子说明了即使在中国,当今社会的主旋律,包括普通老百姓的社会文化心理,也同样期盼着求新、求实、求知、求乐。一个外形独特的建筑形象会有如此大的吸引力,正说明了新建筑思维的作用。”胡绍学表示。
 

分享到:
责任编辑:xfsu

最新5条评论

当前共有0人发表了评论.
images/comment.gif
验证码:
联系方式

在线咨询

建筑师设计草图也可以拍卖了
2012年保利秋拍特别开设了中国著名建筑师设计草
城市里伤不起的雷人建筑
“造景风”在各地蔓延,秋裤楼、比基尼楼、三个蛋
中国城市的“宜居情结”
宜居之风蔓延至我国各大城市,宜居城市的标准为何

更多

大连“花瓣状”图书馆
Architects Collective在大连设计的新图书馆旨在成为当地社
中国盐城文化艺术中心
盐城文化中心延续了CCDI对文化建筑的一贯思索,在尺度处理上也
“海市蜃楼”香港纯白教堂
这座海岸线边上的纯白色教堂是由Danny Cheng Interiors设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