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莫高窟:在保护的前提下开放 在开放的同时保护

时间:2014-03-28 14:00:21 | 作者:赵玉洁| 来源:中华建筑报 | 发表评论

敦煌莫高窟:在保护的前提下开放 在开放的同时保护
敦煌莫高窟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去年访问中亚四国时,首次提出了共同建设地跨欧亚的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构想,这使得曾经对世界经济产生巨大影响的丝绸之路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丝绸之路沿线的文化遗产也越来越受到国内外旅游者的青睐,敦煌莫高窟是其中最为璀璨的一颗明珠。

  自20世纪70年代末开放以来,莫高窟已接待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游客600多万人次,并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世界文化遗产证书。然而随着游客人数的急剧攀升,窟内的珍贵文物面临着起甲、酥碱等多种毁灭性危害,遗产保护与开发利用之间的矛盾日趋尖锐。敦煌研究院院长、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副主席樊锦诗介绍,为缓解莫高窟洞窟开放给文物保护带来的压力,敦煌研究院在国家和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投资2.6亿元建设了数字敦煌莫高窟游客中心。该中心将于今年正式向游客开放。

  以另一种方式看石窟

  樊锦诗扎根大漠半个多世纪,被誉为“敦煌的女儿”。谈到石窟保护,这位75岁的老人有太多的话要说。

  “西部大开发后,敦煌游客越来越多。人进入洞窟后,呼出的二氧化碳,带来的温度、湿度变化,都直接影响到壁画的保护。敦煌壁画很古老,很珍贵,也很脆弱。”樊锦诗说。基于这样的担忧,樊锦诗在11年前的全国政协十届一次会议上,就提交了建设数字敦煌莫高窟游客中心的提案,希望能让观众“洞外看洞”。“80年代末我们就开始把莫高窟所有的壁画、雕塑进行数字化,做成数字档案。研究人员打开电脑就可以看到档案中的洞窟壁画,观众为什么不能呢?”她表示。

  几经周折,当年的提案于2008年获国家批复并立项启动,以莫高窟游客中心项目为核心,还包括崖体加固和栈道改造、风沙防护、安全防护等3个子项目。2009年,莫高窟游客中心完成初步设计,2010年开工建设,并于2013年底建成。

  据了解,新建的敦煌莫高窟游客中心位于敦煌市境内314省道南侧,距离莫高窟石窟群15公里。莫高窟游客中心建筑面积为1.18万平方米,包括游客接待大厅、数字陈列厅、数字影院、球幕影院等。届时,游客不仅可以适度参观洞窟内的珍贵文物,还可以在游客服务中心的各展厅内观看到莫高窟诞生的历史文化背景。通过数字展示技术,游客可以身临其境、细致入微地观看洞窟建筑、彩塑和壁画,满足各种参观需求。

  樊锦诗一直强调“适度”二字。“洞里面积很小,大的洞窟有20平方米,小的洞窟只有4—5平方米,一天容纳几千上万人压力很大;另一方面,光在洞窟里看内容太单调,且观看角度受局限。”樊锦诗说,“所以我们引进了这种数字放映技术,观众可以通过球幕电影等欣赏敦煌全貌,之后只需实地参观几个洞窟即可,这将大大减轻旅游业对敦煌的损害,也能为游客提供更舒适的参观环境。这一技术在国内旅游景区还是首次使用。”

  在保护的前提下开放

  在开放中进行保护

  重申请、轻保护,重开发、轻管理是国内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病。这个“病”也传染到了莫高窟。某些机构对莫高窟这块“大肥肉”垂涎欲滴,对此樊锦诗始终保持着极高的警惕性。1998年,有关部门曾计划将莫高窟和某旅游公司捆绑上市,借此提升莫高窟的旅游价值,但被樊锦诗一口拒绝。“对待文化遗产绝不能以追逐利润为目的,不能只谈开发,不谈保护。”她说。

  文物保护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为了使之能完整地、真实地留存后世,敦煌研究院制定了一系列相关规章制度,也极力促进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这不仅为莫高窟的保护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律保障,而且规范了莫高窟的保护、利用、管理等各项工作。“我们的保护既涉及本体,包括历朝历代的洞窟、壁画、塑像等,也涉及洞外的环境。比如,我们清点、迁移了保护区内的现代建筑,及时制止了一些在保护区范围内架电线杆子、引水等危害遗产环境保护的行为。”樊锦诗介绍。

  自元代以来的数百年间,敦煌石窟处于没人管理的状态,各种人为的、自然的损坏,使石窟得了不少“病”。樊锦诗表示,当年常书鸿先生(敦煌研究院第一任院长,敦煌学奠基人之一)在的时候,敦煌研究院还是在创业守成和抢救的阶段。从我们这一代开始进入预防性保护阶段,目的就是让石窟“延年益寿”。

  樊锦诗介绍,敦煌研究院有一支专门的科研保护队伍,做了大量的工作。研究人员在莫高窟崖顶、窟前设立了3个全自动气象站,对区域环境中的温度、湿度、风速、日照、降雨量等环境要素连续监测,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基础环境数据。而且每个洞里也都进行温度、湿度的实时监测,一超标立刻关闭。“最重要的就是把研究保护和管理结合起来,在保护的前提下开放,在开放的同时进行保护。”樊锦诗说。

  面临缺钱、缺人才两大难题

  樊锦诗曾在多个场合坦言,保护敦煌的一大难题就是缺钱。虽然国家每年用于敦煌保护的拨款高达数千万元,国内外一些机构也给予了捐助,但敦煌历经千百年侵蚀破坏,修复难度极高,保护资金也是个“无底洞”。至今,樊锦诗和同事们仍要不时为钱奔走筹措。

  另外一个就是人才问题。敦煌能不能保护好,关键靠人。樊锦诗回忆说,自己刚来敦煌的时候,全院只有40多人,力量很薄弱。改革开放后,敦煌研究院在全国文物界首开国际合作先河,先后与日本、美国、澳大利亚、英国等国家的一些文物保护和研究机构开展合作。眼界宽了,人才队伍也得到了极大扩充。

  尽管如此,樊锦诗仍然表示人才难找。她说:“我们这个地方太偏远,年轻人不爱呆。我们委托兰州大学和浙江大学招生相关专业的学生,但很多学生毕业了不干这个。于是我们就自己培养,很多讲解员会世界多国语言,这都是我们自己花钱培养的。”如今敦煌研究院一共有十七八个部门,五六百人,拥有的博士生在全国文物保护界排名第一。“是什么‘士’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爱不爱敦煌。”樊锦诗说。

责任编辑: xfu  
分享到:

推荐阅读

图说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