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建筑或掀建筑形态表达的革命

时间:2014-04-25 13:49:24 | 作者:赵玉洁| 来源:中华建筑报 | 发表评论

媒体建筑或掀建筑形态表达的革命
中国首座媒体建筑——第三极创意天地

  世博会一直被视作未来建筑的摇篮,从首届伦敦的水晶宫,到巴黎的埃菲尔铁塔和布鲁塞尔的原子塔,有关建筑的理想和技术在这里被不断刷新,代表了人类对于未来建筑的思考及其发展的方向。

  日前公布的2015年米兰世博会中国馆方案同样让人眼前一亮。新媒体技术与实体建筑的结合使其不仅是一座建筑,还是一个可用来欣赏和倾听的多媒体。

  世博会上屡见奇招

  据中国馆项目设计总监、清华美院副教授杜异介绍,中国馆主体建筑采用了传统的抬梁式,建筑物在光线的辉映下晶莹通透,配上连绵起伏的屋顶,好似不断翻滚的麦浪闪闪发光,这与本届世博会“滋养地球,生命的能源”的主题相呼应。

  更引人瞩目的是建筑物四周和一直延伸进建筑物内部的一块块麦田,真正把展馆变成了一大片虚实结合的田野。当观众从户外真实的麦田走向展厅内部,一些带LED灯的麦秆装置出现在麦田中,随着地势逐渐下沉,麦田里的植物开始越来越高,预示着季节的流转变化。多媒体装置从“天”到“地”展示着二十四节气的景象,呈现中国人对于天地自然的理解。当最后走上二楼回望整个田野时,会发现麦秆装置上的LED灯变成了一个个像素,编织出一幅幅丰收的画面。

  事实上,早在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上,不断流动闪烁的影像就已成为超越建筑本身,留在观众脑海中最深刻的画面。不论是沙特阿拉伯馆内号称全球最大的3D立体电影院,还是德国馆“动力之源”金属球上的如真似幻的影像,抑或是中国馆《清明上河图》里突然复活的北宋汴京。

  “建筑即媒体!”台湾馆设计者李祖原甚至如此扬言。为了弥补场馆太小的缺憾,他在台湾馆四周墙面放置了LED荧幕,24小时流泻以台湾为主题的影像,让观众即使没走进馆内,也可以举头见“台湾”。李祖原的奇招也因此让台湾馆挤进十大最受欢迎馆之列。

  建筑媒体化趋势日益明显

  这种建筑表皮与数字媒体影像相结合的新的建筑形式被称为媒体建筑,某种程度上可看成是具有科技属性的艺术装置,其中除建筑专业外还涉及视觉传达、广告策划、影视艺术、媒体动画、装置艺术、实验艺术、数字智能、半导体照明、绿色节能等多领域。

  媒体建筑出现至今不过短短十年,但是在中国传媒大学新媒体研究院院长赵子忠看来,在以视觉为中心的当下,建筑的媒体化趋势正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它不仅改变了城市的景观,更重要的是,其未来发展将改变人们对于建筑、景观乃至城市的观念、认识和理解,甚至改变人们在城市中的生活方式。

  赵子忠谈起自己在美国出差时的一次见闻。“每到晚上,纽约时代广场就变得五光十色,各种各样的大屏幕让人非常享受。有一块屏幕叫做‘享受15秒的名气’。几块屏幕从上至下拼接而成,行人可以把自己的照片传上去,然后你的照片就从顶上的屏幕一块块落下,落到下面最大的一块屏幕,一共15秒。这个设计简单而有趣,人与建筑上的媒体发生了互动,也与城市发生了互动。”

  每一次建筑形态表达的革命,都将建筑、城市和社会推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这一次建筑革命,就是数码化建筑,而数码建筑的表达形态,就是媒体建筑。“但究竟是媒体技术为建筑物的物理外观提供了支撑平台,还是建筑物的形状和外墙为实现其媒体传播功能提供了支撑?”赵子忠认为,对于当前媒体建筑的发展来说,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媒体建筑作为结合数字化特征和物理空间的一种混搭产物,它反映了这样一个现实:对于建筑和媒体何者更加重要的问题,已经没有探讨的意义了,两者必须实现密切的结合。”

  媒体建筑应润物细无声

  中国首座媒体建筑是2006年建于北京中关村商圈的第三极创意天地。在其设计者,国际著名设计大师冯·康格眼中,真正使这座建筑显得特立独行的是那四块可以日夜播放多媒体作品的巨大外墙。4500块玻璃幕墙单元被制作成各自独立的像素,每个像素内安装的无级变速灰度变化发光体勾勒出富有表现力的影像——那是大厦的灵魂性构造。通过中央控制系统,可以将不同的主题画面连续透射在大厦巨大的外墙屏幕上——那不是广告牌,也不是露天电影院,而是创意影像的一块巨大画布。

  将近十年过去,中国涌现出很多有创意有想法的媒体建筑。但是,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教授常志刚认为,对于国内大部分媒体建筑来说,其外立面只是承载了一个媒体显示屏的功能,或者被用来作为建筑某些部分的装饰,与建筑本身剥离开了,没有实现二者完美的结合。“国内的媒体建筑项目往往希望给路过的人们带来视觉上的冲击效果,但事实上,这样的媒体外立面给人造成的是视觉上的污染。在国外,设计师们更注重对媒体外立面的材料进行研究,让材料与光完美结合,而不只是将媒体外立面作为一个屏幕一样的信息传导器。”常志刚表示,“媒体建筑应当是润物无声地融入到城市空间中,人们利用它给日常生活带来好的改变和影响。”

  媒体建筑能够进一步表达建筑设计者和建筑物的想法。实际上,并不是建筑物本身在说话,而是使这栋建筑物说话的设计者在表达他们的思想和信息,以实现与外界环境的交流。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和媒体的社会,人们越来越多地通过电子和媒体信息进行沟通,因此,建筑师有责任将他要表达的内容通过作品传递出来,这对建筑师是一个挑战。

  链接

  媒体建筑的概念

  媒体建筑是建筑表皮与数字媒体影像相结合的一种新的建筑形式,某种程度上可看成是具有科技属性的艺术装置,其中除建筑专业外还涉及视觉传达、广告策划、影视艺术、媒体动画、装置艺术、实验艺术、数字智能、半导体照明、绿色节能等多领域。

  媒体建筑出现至今不过十年,但在以视觉为中心的当下,建筑的媒体化趋势正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它不仅改变了城市的景观,更重要的是,其未来发展将改变人们对于建筑、景观乃至城市的观念、认识和理解,甚至改变人们在城市中的生活方式。媒体建筑既是建筑发展的产物,又是审美观念变革的结果,更是商业文化深刻影响的对象,它把城市规划、建筑景观、视觉艺术、商业文化通过新型科技有机地结合起来,必将成为各领域跨界合作和共同发挥影响力的新舞台。

  在以时间段断代为双向交流,无限开放,数字化等特点的后媒体时代的背景下,媒体与建筑设计之间存在着一定的互动关系。当然,在传媒力量空前强大的社会条件下,消费文化和大众文化对建筑理念也产生了剧烈的影响,建筑理想不再是抽象的、理性的、神圣的理想,日常生活的世俗理想成为建筑的重要主题。这种影响既是无法逆转的也是无可避免的,媒体所代表的世俗文化事实上已经成为生活中的主流文化。媒体在占领世界的同时,也在入侵建筑领域,建筑成为媒体的一部分,我们自己已经变成我们创造的媒体世界的一部分。而随着数字技术手段的加强,媒体在建筑创作上的表现也越来越具有强烈的主体意识,媒体建筑不再局限于表皮的符号化和媒体化,而是更加包容了视觉、听觉、触觉、嗅觉等多种感官刺激,从现实空间扩展到虚拟空间,从外部形象扩展到内部的空间体验。

责任编辑: 贾辰娟  
分享到:
中国建筑新闻网

联系人:贾辰娟 TEL-13436541779

在线QQ:在线咨询

频道微博: 中国建筑新闻网规划设计

大家说

建筑师和艺术家对话:美术馆该如何设计

中国国家美术馆的设计花落国外设计师着实让人惋惜,但却未影响中国建筑师对美术馆建筑的创新设计。

两大建筑师对谈建筑本土化的时代特色

关于中国建筑的本土化之路,可以说,从建筑学这门学问被引进中国开始,几乎中国每一代建筑师都在努力思考和实践。

建筑与文化的碰撞在跨界中不断升温

众多社会媒体也试图通过解读告诉整个社会,建筑师跨越建筑和非建筑的全设计时代来临了。与此同时,建筑与文化的...

风青杨:中国建筑的寿命为何只有30年?

中国建筑寿命短不是偶然的,有三大原因:一是质量原因,二是规划原因,三是政绩原因。

王澍谭盾对谈音乐建筑与人生

3月22日,上海朱家角,水乐堂,建筑大师王澍和著名音乐家谭盾在这里畅谈音乐、建筑与人生。

图说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