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利兹克”奖缘何青睐亚洲?

时间:2014-07-07 10:24:48 | 作者:程国政 | 来源:新民晚报 | 发表评论

“普利兹克”奖缘何青睐亚洲?
坂茂设计的新西兰纸教堂

“普利兹克”奖缘何青睐亚洲?
坂茂设计的蓬皮杜中心顶层临时办公室 (二○○四年),用纸管搭建而成

“普利兹克”奖缘何青睐亚洲?
坂茂设计的蓬皮杜新馆艺术中心

“普利兹克”奖缘何青睐亚洲?
王澍获普利兹克奖的作品——宁波博物馆,图为博物馆的入口

  6月13日,日本建筑师坂茂斩获本年度普利兹克奖,成为第七位斩获此奖项的日本建筑师;截至今年,普利兹克奖已连续三年把奖项颁给亚洲设计师。近年来——“普利兹克”缘何青睐亚洲?

  坂茂的建筑实践,“硬纸管”是个关键词

  要想从强手如云的设计师中脱颖而出,没有独门秘器是绝对不行的,坂茂的独门秘器就是硬纸管。

  用纸管“种”出一棵棵粗大的立柱“树”,树顶搭的还是纸做的屋顶,这样克罗地亚萨格勒布机场新航站楼就好了;先是获准在蓬皮杜艺术中心顶层搭建工作室,不但免费解决了50名雇员的办公场所问题,还因为此屋卖门票为中心增加了收入。更奇特的是,因为这间工作室,坂茂还获得了蓬皮杜艺术中心新馆的设计权,有评论称新馆“大楼像一顶巨大的草帽”、“大楼可能会使其展示的毕加索、达利和沃霍尔的展览都黯然失色”;坂茂还用纸管在法国南部加尔河上的嘉德水道桥(Pontdu Gard)边建了一座纸桥,整个身躯重7.5吨,由281根直径11.5厘米、厚11.9毫米的硬纸管砌成;地板由再造纸及塑胶造成;桥桩则是盛载泥沙的纸皮箱。坂茂说,这一纸筒结构桥梁十分坚固,可以允许20个人同时在桥上走动。

  从1985年左右开始,坂茂开发了纸管结构,并将其付诸实施,他设计了“PC桩宅”“双顶宅”“家具宅”“幕墙宅”“2/5宅”“无壁宅”和“裸宅”,这些标新立异但又环境友好的建筑为他赢得了广泛的赞誉。坂茂说:“大约30年前,我开始采用这种设计风格时,还没有人谈论环境,而我则把它视为理所当然。我始终对低成本、本地出产和可重复使用的材料怀有兴趣。”他甚至宣称,大家都在说可持续性,但用了很昂贵的材料,比如,用一些非常贵的玻璃,为了达到所谓的可持续性,这实际上是浪费了绿色的材料。所以他一直坚守“不浪费”的原则。

  如果因此说坂茂的作品不艺术,那就大错特错了

  需要说明的是,坂茂之所以获奖,就是因为它用价格低廉的纸管、竹等材料,为弱势群体、灾民搭建房屋并让这些房子看起来很漂亮。

  坂茂用建筑参与救灾始于卢旺达内战,1999年他在卢旺达比温巴难民营建起纸质避难所。随后一发不可收,神户地震、印度地震、汶川地震、海地地震、日本本州大地震、新西兰坎特伯雷地震……有灾难的地方就有坂茂的身影。在普利兹克奖评委们看来,坂茂是位模范建筑师,这缘于他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用高质量设计满足社会需求的积极行动,以及他应对人道主义挑战的独有方式。

  坂茂的房子总是苦难中的“诺亚方舟”和标志性建筑。他的作品“创造了一个半透明近乎魔幻的氛围”、“其作品的优雅简约及轻松自如,每一个作品都具有一个新鲜的灵感”、“他的作品散发着乐观的精神”,这些都是普利兹克奖评委们的看法。

  2011年的新西兰大地震彻底摧毁了基督城标志性建筑——大教堂,坂茂受命建一座新的临时教堂。纸管教堂就在拉提莫广场原大教堂旁边,坂茂设计了一种采用600毫米直径的硬纸卷搭成“A”形结构,外面涂上防水聚氨酯涂料和阻燃剂,教堂内部可以容纳700人。“A”字形长纸管嵌入混凝土基座,教堂“A字”两端高高的“山墙”上镶彩色玻璃。那是一座漂亮得让人尖叫的教堂:夜幕降临时暖暖黄黄的灯光透过彩色玻璃,湛蓝的天空、浅蓝的屋顶隐隐透出浅黄,三角形玻璃拼装起橙黄红紫绿蓝的色块组成观感软软的幕墙,能容纳700人的教堂里面,粉黄的灯光沿着“A”字边缘一溜排过去,齐刷刷仿佛灯光汇演中训练有素的舞者,光影从屋顶、窗户钻进来跳跃在墙面上、椅子上,不由分说地渲染出空间的明暗斑斓,透出无限的生机。坂茂说:“人们不是被地震杀死的,而是被倒塌的建筑杀死的。”他还说,聚碳酸酯屋顶有助于保护教堂,纸教堂的预期寿命至少50年,“何况新西兰民众很喜欢这座教堂”。

  日本建筑师在思考最原始的主题——建筑为什么而建、为谁而建

  不知大家读到“被倒塌的建筑杀死的”时,心中是否一激灵,反正我就好像被人抽了一鞭子。但仔细想想确实如此,于是建筑为什么而建,为谁而建就成为问题。恐怕每一个建筑师都不会为杀人而建筑,但是……

  如今,纸板教堂已经成为新西兰坎特伯雷地震后基督城重建的象征,坂茂用创造性和高品质设计来应对破坏性自然灾害所造成的极端状况。2011年日本大地震后,坂茂在50多个避难所内建立了1800个纸质隔间,使居住其中的家庭有了更多的隐私。“通过杰出设计,来应对高难度的挑战,坂茂扩展了建筑师这一职业;他使建筑师能够参与政府、公共机构、慈善家及受灾群体之间的对话。”这是普利兹克建筑奖评委会对坂茂的一致赞誉。而我要说,坂茂让建筑回了家,为什么及为谁而建都有清晰的答案:建筑应该关怀人。

  关怀人的还有伊东丰雄。在四十年漫长的设计生涯里,伊东丰雄创作了一系列将概念创新与建造精美相结合的建筑,作品涵盖图书馆、住宅、公园、剧院、商场、写字楼及展览馆等诸多类型,普利兹克奖的评委们说他是一名“永恒建筑的缔造者”,称赞他“将精神内涵融入设计,其作品中散发出诗意之美”。

  伊东丰雄的建筑同样从遗憾出发,设计出更舒适的空间。他说:“当一栋建筑完成后,我会痛苦地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于是它转化成我挑战下一个项目的动力。”因此,没有两幢伊东丰雄建筑看起来是完全一样的。没有相同的美学风格;没有预设主题的宣言。你甚至永远也不能确定伊东丰雄下一步将做什么,因为他总是想用极简主义手法消除“常规理解”,创造出可以与空气和风相媲美的轻盈建筑。

  在伊东丰雄的眼里,“自然界极其复杂而多变,其系统是流动的,但建筑则一直在试图建立更为稳定的网格系统。网格系统风行世界各地,因它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成就海量的建筑。于是,我们的城市越来越同质化。”伊东丰雄试图通过对网格的微调,寻求一种方法,拉近建筑与其所处的自然环境间的关系,让人更好用,就像开放并自由组合的仙台媒体中心内部空间那样。

  伊东丰雄同样关注人、关怀人。他与其他日本建筑师一起投身地震海啸救灾,一起提出为幸存者设计“共有家园”社区。他说:“救援中心内没有隐私,也几乎没有足够的伸展和睡眠空间,而仓促搭建的临时住房仅仅是一排排的空壳:无论从哪个角度上看,这些都是艰难的生活条件。然而,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尽量微笑,并且因地制宜……在极端情况下,人们聚在一起分享和交流——这是最基本的社区的动人情景。同样,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建筑的原初,以及对社区空间的最低限度的塑造。一名好的建筑师能够让这样粗茶淡饭的空间变得更有人情味,让它们多了几分美丽,更舒适一点。”

  伊东丰雄眼里,“共有家园”概念向现代建筑的基本原则提出了质疑。他说:“在现代时期,人们最重视建筑设计的原创性(一己的、设计师个人的)。因此,最原始的主题——建筑为什么而建以及为谁而建——已经被抛在脑后。当人们失去了一切,建筑设计到底应该做什么?‘共有家园’可能只是一些纸管的桁架和一些软隔断的布帘,但它会引导人们去思考:建筑为谁而设计。”这与坂茂“更应该为经历自然灾害后失去住所的人们设计一些更好的东西”的观点高度一致。

责任编辑: 贾辰娟  
分享到:
中国建筑新闻网

联系人:贾辰娟 TEL-13436541779

在线QQ:在线咨询

频道微博: 中国建筑新闻网规划设计

大家说

威尼斯双年展展示了中国建筑的现状

在2014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中国展馆中的“中国建筑现状”展由TCA think ta...

威尼斯双年展展示了中国建筑的现状

在2014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中国展馆中的“中国建筑现状”展由TCA think ta...

建筑的美丑标准差异很大

丑陋建筑评选,主要依据的就不是审美评判,而变成了社会评判。

体育建筑路在何方?

“当前体育建筑的发展,应由精美化设计向精细化经营和使用过渡。”专业人士如...

论隋朝建筑在中国传统建筑发展史上的贡献

无论是建筑技术上,还是建筑的装饰、材料等其他方面,隋朝建筑都有着相当辉煌的...

图说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