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澍:我担心50年后全是建筑垃圾
现在中国建筑界观念异常复杂和混乱。大家在建筑学外围——文化和社会观念上讨论得很多,但所有讨论始终会回到“建筑学本身到底如何做”。
南方周末 · 2016-12-22 16:16

中国建筑传媒奖办到第四届,著名建筑师、普利兹克奖得主王澍终于加盟,担任评委会主席,并打算连任三届。

王澍邀请了上海文学批评家吴亮担任提名评委,他甚至还想让作家余华也加入评委会,但没能成行。后来,组委会邀请到了国际建筑师协会前主席杜伯乐加盟。

评奖历经三轮。每次评委们从世界各地聚集在一起,评审后,王澍都会主动提出,大家出去喝一杯。

答应担任评委会主席,王澍有个条件:这个奖得讲“价值观”。王澍提出的价值观是“自然建造”——讲究建筑与自然环境的融合,也讲究建筑与自然发生的生活状态的融合。

然而就连王澍也无法为“自然建造”下一个标准定义,参与评奖的国内外建筑师更是各有各的理解,为此,评委们讨论激烈,甚至由于分歧太大而反复投票。最终,由于投票结果过于接近,奖给年轻建筑师的“青年探索奖”产生了“双黄蛋”——三位入围建筑师中,上海建筑师庄慎和台湾建筑师曾志伟同时获奖。

2016年12月6日,颁奖典礼在深圳大剧院举行。典礼的赞助商是一家房地产商——一个在王澍看来,和他提倡的“自然建造”格格不入、背道而驰的行业。赞助商发言的环节原本放在最前面,当天,王澍亲自说服了企业老总,将赞助商发言放到最后。

“城市会被抛弃,市中心会荒芜”

记者:你曾发问:“中国建筑到底是太有文化还是太没有文化?”“有文化”、“没文化”分别怎么讲?

王澍:太有文化,就是大家都张口闭口谈文化,每个建筑、每个开发商都把文化挂在嘴边,甚至把哲学家的话直接挂在广告词里。另一方面,我们对所有从日常生活和历史中产生的东西,都极度蔑视和漠视,摧残起来毫不留情。特别有文化,完全是虚假的;没有文化,是非常真实的。

记者:这个奖的赞助商就是房地产商。“自然建造”能影响到他们吗?

王澍:我很希望“自然建造”的观念能对房地产商发生影响。但本质上,现在房地产的发展模式,和“自然建造”可以说格格不入,背道而驰。

我们最可能对房地产商产生的影响是,他们会拿自然的材料作为装饰,然后粉饰自己,说自己有文化。也许还会出现很多房地产商,把“自然建造”当成高端、昂贵的项目来实现。但这都不是“自然建造”的初衷。

按我们的观点,一个大楼盘,一定应该切碎成小楼盘。那地产发展模式就发生变化了。反过来说,中国的地产发展观念也必须发生变化,因为它对整个社会、对文化是带有摧毁性的发展。是消极的,不是正面的。

记者:颁奖在深圳进行。深圳是个拔地而起的城市,如何“自然建造”?

王澍:深圳是一个偶然。在几乎一片空白的地方,规划起一个千万级人口的城市,深圳是全世界唯一成功的。所以深圳本身就很值得研究。

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深圳提供了整个中国都没有的开放和自由。各种叛逆、自由、有追求的力量在这里汇聚,使这个城市有了特殊的精神。

这种汇聚本身,还蛮契合自然建造的。但它接下来的发展就需要反省了。也要允许深圳犯错,因为如果没有这种包容,深圳这座城市就不存在。

第一是怎么让这个城市的文化和生活更多样。多样性是所有创造性产生的源泉。多样性、差异性、自发性,不都是自上而下的规划,要有很多因素的综合,才能自然发生。

第二,深圳的很多环境问题、社会问题都会爆发。建筑规划在现代城市中,是很重要的人工干预力量。这类力量如何能发挥好的作用,也很重要。

怎样在大型人工城市里,让自然回归到人的生活,也非常重要。

记者:你曾说2050年全部高层建筑都会坍塌。这种判断由何而来?

王澍:两方面,一是整个地球的资源,是不能支撑这样的发展和建造的。另一个,以钢筋混凝土为主的建造技术,其实本质上是廉价、快速的建造技术,这些建筑一百年就完蛋了。

像深圳这样的城市,我很忧虑再过50年,它会面临特别严重的问题——全是建筑垃圾。混凝土到时酥掉,没用了。拆掉它是极浩大的工程。

社会本身也在变化,大家开始回归自然。互联网作为一种分散性的技术,使得人们以往必须依靠高楼大厦才能解决的问题,现在变得不需要了。这种改变对现在的城市形态影响是致命的。还有环境因素,雾霾会逼大家逃到乡村去,城市甚至会被放弃。市中心甚至可能荒芜。

1960、1970年代,西方就出现过这种问题。中国的建造规模几乎比西方大十倍,问题爆发会更严重。

不过中国最不可思议的,可能是我们以儒家为代表的温良传统。好像世界上发生过的事,在中国都不完全按曾经的规律发生。这也让我很期待,看它到底会发生什么。但提前有些警惕性的反省,是非常必要的。

记者:二三线城市房地产不景气,对于建筑业是好事吗?

王澍:是好事。建筑师会在原来那种特别舒服的商业化轨道上不得不减速,甚至停止,然后反省和思考。实际上在城市日常生活和传统文化被破坏的过程中,大部分建筑师扮演了同谋和帮凶的角色。

“不反思现代建筑, 怎么继承?”

记者:“自然建造”具体怎么讲?

王澍:现在中国建筑界观念异常复杂和混乱。大家在建筑学外围——文化和社会观念上讨论得很多,但所有讨论始终会回到“建筑学本身到底如何做”。所以我提出“自然建造”。

中国自己的建筑传统,一向是“建造优先”,我们整个是一个工艺传统。面对现代建筑“概念优先”的设计流程,传统的消失就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不对现代建筑的一些基本做法进行质疑和反思、变革,我们说传统继承、地方性,几乎都是空话。

不只中国,整个世界都存在地域性文化危机,还有环境保护、生态危机。在这方面,中国是冲突最激烈、强度最大的地方。我们社会发展速度最快,变化最大,作为社会变迁的前线,它碰到的问题是最尖锐的。这种状态下,大家都有点浮躁、有点迷失。

我们希望建筑师们在这个方向上开放性地讨论,通过作品反复实践、推动。这方面,我们不落后于任何国家。

记者:“自然建造”排他吗?

王澍:它对所有这种现代社会的大型产业、资本,以及它们所形成的全球化的吞噬一切的力量,是有排他性的。对所有漠视人们日常生活的权利和经验、进行粗暴的城市扩张和规划的力量,是有排他性、批判性的。

记者:建筑师在“自然建造”的探索中,比较容易遇到的问题是什么?

王澍:一方面,可能有来自管理部门莫名其妙的规范。另一方面,公众可能被洗脑,想要高楼大厦,你把原来的东西还给他,他根本不想要。

我就遇过这样的事,谈到传统保护的时候,政府不想要,觉得麻烦、造价很高;老百姓不想要,觉得原来的生活不够现代,不够时髦。你就很孤立,要去说服大家,做非常艰苦的斗争。我们就被迫变成了先知和启蒙者。

记者:按照你的标准,一个好的建筑师应该有哪些坚持?

王澍:我反复强调真实性。一个建筑结构材料在使用过程中到底是真实地在使用,夸张地在使用,还是装饰地在使用?在中国,这种使用非常多,而朴素、本质的使用非常罕见。

还有对社会问题实质性的关注。有些项目好像很关心社区、社会发展,但建筑学方案本身并未解决。

还有持续性,有的建筑师只是偶尔做和自然建造有关的设计。有的建筑师长期一贯地沿着这个方向在持续、深度地讨论,这完全不一样。

记者:几位青年探索奖得主好在哪里?

王澍:上海建筑师庄慎,离开大型设计体制,做小工作室。关注对象都是上海大建筑周边的小建筑、普通建筑,大家认为不重要的建筑。他在这些建筑上发现了日常生活的魅力。

台湾建筑师曾志伟,对人在自然中生活的单纯状态,有一种追求。我开玩笑说,他有点像道家,追求用最轻、最不露痕迹的方法,在自然环境中实现人的生存。作品不多,但有一贯性,而且有某种纯粹的诗意。

 责任编辑: xfu 
版权提醒:转载请注明来源,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相关文章
频道主编 付潇
微信号:疯狂的建筑世界
   TEL-13641236648
编辑推荐
372岁“花厅”面目全非 古建筑谁来保护?
上海闵行区吴泾镇一座372岁的古建筑。因其格局恢宏大气,而被当地村民称为“花厅”。由于长期无人保护,花厅已经面目全非、破败不堪,不知于何处安放未来。
xfu · 2016-09-14 15:38
世界各地的特色主题公园大比拼
随着学生们纷纷开学,上海迪士尼也宣布降低票价迎接淡季。下面,小编带您来看看世界各地的特色主题公园,看腻了迪士尼乐园也该换换口味了呢。
xfu · 2016-08-26 14:35
建筑魅力:世界各地大学之“最”
刚刚步入大学校园的小朋友们有没有好好的欣赏一下自己未来几年生活和学习的新地方呢?下面,小编带您欣赏一下世界各国的知名大学,借此机会一饱眼福吧。
xfu · 2016-08-22 16:19
水上浮岛大盘点:我们去建座岛吧
人工建岛已经不是梦想,我们来看看出自建筑师之手的水上浮岛都什么样子,虽然可能缺少一些艺术气息,不过现代感和时尚感更能体现出高大上的感觉哦。
xfu · 2016-08-17 15:03
建筑师笔下天马行空的未来建筑
相信大多数人对于未来都充满了好奇和期待,我们来看看建筑师们为我们设计出的各类未来建筑。
xfu · 2016-08-11 16:14
和这些桥相比 鹊桥简直弱爆了
来看看我们建筑师们设计的各种稀奇古怪的桥梁,鹊桥和它们相比简直是弱爆了。
xfu · 2016-08-09 16:02
热新闻
日排行
周排行